(改變是需要被說服的,因為從教師、行政、家長、學生的頑固,佐藤先生藉由分享時代潮流、舉證、願景、信奉的哲學,以及實作的重點,利用短短的一個上午,滔滔不绝地說這寧靜革命的故事。)

關於21世紀

接下來他展開眾所期待的演說:關於21世紀的社會及教育:教育應該要對應到以知識為主的社會,等於轉向生涯學習社會。對應多文化共生的社會。對應有差異危機的社會(以前的社會是階級社會,現在是排外社會)。建設成熟的市民社會,即公共道德的確立,是非常重要的基礎。關於21世紀的學校:他反覆的提到「品質」與「平等」的同時追求。執行協同教學。從教育專家轉為學習專家。這是心態、行為上的改變關鍵因素。

原因

佐藤學先生小的時候,日本有70%的勞動人口,現在的日本,僅15%,而現在的孩子將來長大之後,預估勞動人口僅剩10%。社會結構的不同,是知識情報高度流動的社會,以服務為主的社會結構。所以,孩子需要更高的教養、多元文化的培養、因為這個有差異危機的社會,私領域變大的未來,是相當高壓的社會。學校最首要的事,就是要瞭解到品質平等的重要。

實證

他分享了歐美、日本、韓國、中國上海、哈爾濱等地區協同教學的模式與進步幅度,分階段的分組討論,一起學習、一起討論,不僅給了孩子學習的安全感,教師們也更有時間可以仔細、安靜地觀察每一個孩子的改變。是「安靜」地「觀察」每一個孩子的改變,不再是一個講個不停、說個沒完的老師。而課程的設計內容,他分享到基礎線、跳躍線的關係,1、3、5年級的附屬課程;2、4、6年級的課程重點的關鍵。讓我們心頭一震的一句話,他說到:老師們,你還記得張著雪亮的大眼睛的幼兒,與從教師逃出的中學生,這中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?讓他們變成這樣?於是他提到學力高表現、低表現學生的課程設計,讓現場老師有相當大的收穫。這些內容,我相信身為老師的我們,一定非常有感。於是我接著補充,現在,韓國已經成為日本以外,最主要實施學習共同體、協同學習的地區。

願景

學習共同體其實源起於1920年,佐藤先生的這三十年來,每個頑固的老師都會說:時間不夠、人力不足、經費短缺的藉口,但佐藤學知道,這一切的一切缺少的,其實就只是”Vision(願景)”,因為如果沒有願景,再多的時間、人力、經費也沒有用。於是我相信,教師的態度與信念,才是整件事情的關鍵,其實,康橋的老師們早在兩三年前就已經「準備好了」。所以他說與口譯總共說了四次“Vision is the first priority.” ,但是佐藤先生的願景究竟是甚麼?他說的願景就是: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,保障每一個孩子有最高品質的學習,老師能夠在實踐中成長。這時候,心裡也感謝康橋的校長,對教學有著過人的遠見。

哲學

另一個重點是「公共性的哲學」、「民主的哲學」。於是他提到觀課這件事,記得小編我剛開始在某公立小學教書的第一年,果然遇到學校老前輩對我說「李老師,這學期我們就看你的課吧,這樣你會有很大的進步,在觀課之後,我們會給你指導與建議的。你還年經,我們以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,來,放學後,我們去吃點東西!」,我當年遇到的事情跟教授的舉例,除了「吃點東西」改為「喝酒」以外,其他的竟然一模一樣,說到這裡不禁讓我哈哈大笑。在日本,很多學校都以大聲說話的老師為中心,但是這些老師裡面,卻沒有一個老師上課是優秀的。真正將注意力專注在學生的老師,往往是非常安靜的。家長也是。因此,親師生的溝通最重要,對老師來說「聆聽」是最高操作原則。所以他強調 “Teaching is listening.”。

換句話說的SOP

「聆聽、串聯、返回知識」的SOP,老師的教學則在於「吸入、接受」。學生要的是高品質的課堂,教師精準的文字、主動式的問話方式、不過度高張的情緒,可以與學生溝通的身體語言,都是老師們需要被再三提醒的重點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Hello KCBS

Hello KC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