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/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李萬吉
全文出處/中時電子報

DSC01278

    今年大學學測結束了,第一天的國文、數學和社會科考題型態與難度就引起許多討論,補教界甚至認為今年數學是20年來計算最繁瑣的一次,讓許多學生吃足苦頭,甚至有批評其不符合學測以考觀念為主的精神;至於國文科與社會科,則普遍認為題目靈活難易適中,且結合生活時事,學生必須要能融會貫通,不能僅靠死記。
    總之,就像往年大考一樣,考前大家拼命預測出題方向,考後也免不了專家對題目分析批判,然後還是要再預測一下最後的分數變化。  
    每年的大考考題總是難易有別,有時數學難,有時英文簡單,有時課外題多,有時又多侷限在教材內。考完之後,補習班或學校名師分析考題,然後納入考題趨勢資料,作為來年教學與練習的參考,好讓之後的學生能有更充分的準備。
    例如國文科文言文考的多,學校裡白話文就教的少又快,社會考題結合時事,老師就得多幫學生整理社會事件;英文要加考聽力,學校才積極訓練學生的聽力;數學題型越來越長,才覺得需要訓練學生的閱讀理解能力,這些就是所謂考試引導教學的典型例子。
    評量本該依據課程綱要和能力指標設計,來檢驗學生所學到的能力,然而每年因出題者的不同,看重的能力可能也不同,看起來反而像是學校追著大考題型來調整課程,以便學生培養考題可能重視的能力。
    換個角度想,如果考試引導教學的問題難以解決,那至少讓大考的出題方向能「正確」引導教學。大考中心應建立大學選才和高中教學的正確連結,整合各科出題應強調的能力,並維持一致性,讓學校教學有明確且穩定的依循,或許也能幫助學生培養真正需要的能力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Hello KCBS

Hello KC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